樸素無華,茶禪一味 丨日本鐵壺藝術之美

發布時間:2019-02-16 17:50              

茶最早起源于華夏,《神農本草經》一書中曾明確指出:“神農嘗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通茶)而解之?!?/span>

而茶興盛于唐宋,之后便形成了如“煎茶”、“烹茶”、“點茶”、“斗茶”、“煮茶”、“泡茶”等等諸多的飲茶方式。

圖片|清 金農《玉川先生煎茶圖》

日本的飲茶文化可以追溯至唐宋,主要依靠僧侶來華取經學法時對茶文化的汲取。

鐮倉幕府時期(公元1185年—1333年)的高僧榮西禪師曾來華虔誠學法并習得宋時茶道,之后回到日本便寫下《吃茶養生記》,此書被奉為日本茶學經典,如同唐時陸羽所書《茶經》,榮西禪師被尊為日本的茶祖。

圖片|榮西禪師(來源網絡)

幾百年來,日本茶道經歷了從抹茶道至煎茶道的演變,使得日本茶具也隨之發生了重要變化。

日本鐵壺色澤古樸典雅,器物表面還常鐫刻漢詩詞及文人繪畫作為裝飾,從而更加增添了其造型的書卷氣息與禪道精神,成為流行于日本的一種具有高雅氣質和濃厚文化傳統的實用藝術品。

?一?

渾樸的自然氣息

至明代之后,日本與中國選擇了兩條不同的飲茶文化之路,中國主要選擇了泡茶,而日本選擇了煮茶、煎茶。

但是殊途同歸,鐵壺藝術與紫砂藝術在形態上都具有渾樸自然的精、氣、神。

生鐵與紫砂皆是大自然賜予人們的靈物,日本鐵壺藝術所使用的生鐵材質也體現出如紫砂泥那般的散發著大自然的神靈氣息。

圖片|松壽堂家的生鐵原礦

日本鐵壺造型藝術中蘊含了古拙粗放的紋理肌膚、千錘百煉的精湛技藝、畫龍點睛的鑲嵌鎏金。

在日本的禪宗文化中,茶道與墨繪、香道、花道、能樂等相通。老莊哲學中所說的“知其白而守其黑”與“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便是制壺藝人所表達的最高層次的美。

日本鐵壺拋棄了一切浮華,保留了最為厚重、本樸的自然。

如日本制壺大師安之介的《蘭草壺》作品整體形態古樸、典雅敦厚,表面肌理斑駁淋漓,給人以渾樸之感。

作者再通過山林溪澗中一叢幽蘭讓品茗者達到品香、飲茶、賞壺的心靈合一,這便是日本鐵壺藝術的自然之氣,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圖片|蘭草壺

?二?

水質的養生調理

日本鐵壺最早起源于中國唐代,使用鐵壺是以便于煎藥。之后,日本鐵壺是燒開水的實用煮器。再后,鐵壺便是茶道欣賞的雅玩之器。

鐵壺在日本非常普及,幾乎家家戶戶都會使用鐵壺,鐵壺也被稱為養生之壺。

其一

使用鐵壺燒水,鐵壺具有極強的導熱性能和保溫性能,適當的高溫可以充分軟化水的質量,特別適合泡陳茶、老茶或適用煮茶、煎茶。

可以將陳茶、老茶的香氣、湯色,滋味激發出來,提升苦澀之味,振奮陽剛之感。

其二

水經過鐵壺煮沸之后能釋放出一定二價鐵離子,軟化水質。使得茶湯入口順滑、清甜、厚實、飽滿。

宋徽宗在《大觀茶論》中認為:“水以清、輕、甘、潔為美”。

又如俗語說“水為茶之母,器為茶之父”,好水是品茶的首要條件,陸羽曾在《茶經》中對煮茶的水質就有專述。

另外,鐵壺煮出的水中會釋放出二價鐵離子,還可以補充人體每日所需的微量鐵質。

離子狀態的鐵更有利于人體的吸收,還可預防貧血,飲茶、健身、保養三者合而為一。

?三?

濃重的詩畫趣味

中國的紫砂壺藝術集詩、書、畫、印、文學藝術于一壺,紫砂與文人的結合大大提升了紫砂的欣賞美感,也使本來就喜歡以茶會友的文人雅士,把紫砂藝術推向了更高的文化層次。

日本鐵壺經過千錘百煉的洗禮,孕育著一股自然雅致光澤,洋溢著詩畫所帶來的人文風味。

日本鐵壺中“梅、蘭、竹、菊”也具有文人詩性,其清心、淡泊的文人風骨、高雅飄逸君子氣節是制壺藝人最擅于表現的對象。

鐵壺中“梅、蘭、竹、菊”形象常常疏疏朗朗,一兩枝野梅、三四片竹葉、五六斑幽蘭、七八叢黃菊,簡簡單單的形象表達了一種荒寒蕭疏的景象。

長文堂|棗型夏目梅鐵壺 鐵蓋 [編號 : 56679]

菊地保壽堂|竹紋鐵壺 [編號 : 66903]

制壺藝人喜將這種具有人格情操,道德力量和文化內涵“四君子”注入鐵壺之上,通過“四君子”寄托理想,而實現日本茶道的“和、敬、清、寂”的空靈意境。

除此之外,鐵壺的詩文都保持著原汁原味的漢韻書法,日本鐵壺器皿上都用中國傳統漢字鐫刻出別具一格文學詩詞作品。

點劃辟捺之間蘊含日本鐵壺書法的金石韻味以及高超精到的刀法,能使人對鐵壺玩味無窮。

?四?

深沉的禪道魅力

王國維在人生三境界中提到“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對日本鐵壺藝術的理解也可以從三個層面來剖析,即客觀美、詩性美、境界美。

對這三種美的理解可層層遞進,與鐵壺藝術本性密切相聯。

《易傳》有云“圣人立象以盡意”,《莊子》有言“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

不拘泥、不刻意、不修飾的鐵壺在制作時的叮叮當當的精心錘煉也如修行者甘于清寂的苦修,鐵壺的靜穆、枯淡的精神內核與“靜寂、幽玄”日本禪道思想十分切合。

圖片|長谷川文雄與其子長谷川光昭制壺中

禪、茶壺的特性的相互融合,達到天地人和“茶禪一味”的最高境界。

日本鐵壺藝術以其獨有的鑄鐵文化面目存世,具有如詩如畫的藝術風格,具有濃厚的藝術魅力和強烈的感染力。

其以形神兼備、氣韻生動的藝術語言,以極富詩意般遐想,又包含禪道意識充分地體現“物我兩忘、茶我合一”的精神境界。

日本鐵壺藝術將日本禪道文化和淡泊的審美氣質融入其中,是形成了鐵壺藝術長盛不衰的生命力。

上门服务高清在线观看